市场化个人信用评分工具的“软约束”

作者: 互联信息  发布:2019-11-24

金融征信只是社会信用体系的一部分,它记载的是市场主体与金融机构之间的信用关系。如果一个人还款记录良好,但经常乘车逃票、因违法而受到法律制裁。在目前征信体系下或许信用记录正常,但依常识,其个人信用难称良好。央行在不断完善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已实现信用卡、贷款、信用担保、融资融券等金融领域负债信息的全覆盖,收录9.26亿自然人信息,2371万户企业和其他组织的相关信息。只是,其运用场景仍限于金融借贷领域,即央行个人征信始终限于行业征信。即使在征集了许多非金融信用信息后,《征信管理条例》中依然将其称为“金融信用信息”。百行征信也是如此。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官网发布信息显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获得央行的行政许可决定书。这意味着,自2015年1月央行同意8家社会机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以来,国内首张个人征信牌照终于下发。业内人士指出,此举将有效打破个人信用记录领域存在的“信息孤岛”,扩大个人信用数据覆盖范围,有利于塑造良好的信贷交易氛围,遏制恶意欠贷、多头借贷、暴力催收等现象,从而在互联网金融迅速发展的背景下进一步扎牢我国金融体系风险防控的制度“篱笆”。

大数据、互联网时代,市场化个人信用评分工具对失信行为的治理,更主要表现为预防和潜移默化的引导,是事前的戒备和警示。借助大数据分析的芝麻分、腾讯信用等信用工具就能对市场主体“软约束”。芝麻分在共享单车上的使用,让每个用户感受到了个人信用评分在实际生活中的方便与实惠,从而珍惜和保护自己的每次信用记录,促进信用文化的整体建设。足见,商业信用市场化有助于推进诚信教育与信用文化建设,并有助于补充和完善失信惩戒机制。

“需要看到,个人征信体系是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我国普惠金融的生态环境还不够完善、信用基础设施建设亟待升级和扩建,普惠金融的覆盖范围、可获得性、安全性等方面都还有很大提升空间。信用基础设施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金融市场发展的效率和效能,并将对整个金融业产生深远影响。”董希淼说,因为普惠金融服务对象普遍缺乏信用数据,也难以直接纳入央行的征信系统,所以市场化个人征信体系建设将补齐这一短板,不仅将促进我国金融业持续健康发展,而且将对乡村振兴、创业创新、个人消费等领域发挥积极作用。

但在金融个人征信业务之外,还有其他场景和维度的信用信息征集活动。目前互联网公司建立的大数据信用信息征集已不限于金融借贷领域,而是广泛用于共享单车免押金、租借充电宝、政府“最多跑一次”,甚至签证绿色通道等多维度应用。

促进金融健康发展

芝麻分、腾讯征信是其中的佼佼者。姑且将这类大数据用户画像业务称为“个人信用评分”。那么,这些信用评分工具合法吗?在非金融、普通商业应用领域的信用服务机构、信用评分工具,是否也需牌照准入?与之相关的问题还有,非信贷信息、非金融征信信息是否会被定性为个人征信信息?

对此,有专家也表示,货币政策并不是单纯控制不同期限的货币供应量这么简单,还应该包括更为基础的信用及风险防控制度建设。从这个意义上说,向民间发放个人征信牌照、打破个人征信“信息孤岛”,正是中国货币当局着眼长远的体现。

来源:上海证券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未来,一个人在金融市场上所有的不良记录都将无处遁形:不管是向传统的银行贷款,还是向民间信贷公司、网络借贷平台进行贷款,亦或是做生意,甚至是恋爱交友,都可能会受到信用记录和分值这一参考依据的影响。

首先,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一切数据都成为信用来源,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资源。相比政府的间接收集商业交易信用信息,市场化的互联网企业能直接生产、采集信用信息,促进商业信用体系建设。个人信用评分是对个人信用信息采集、整理、保存和加工并向信息使用者提供的。所有这些活动都以第一个环节“采集”为基础。大数据时代,互联网头部公司由于有了巨大的用户流量和数据,在“采集”信用信息环节拥有巨大优势。比如淘宝网的用户在网络购物时形成的海量大数据,都存储在阿里巴巴服务器上。这些数据的形成既是一个数据生产过程,又是一个数据采集过程。这个过程让支付宝、芝麻信用形成了快速发展的大数据之源。

据了解,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俗称“信联”,是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等8家市场机构共同出资成立的一家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主要业务是在银、证、保等传统金融机构以外的网络借贷等领域开展个人征信活动。在市场人士看来,该公司获得个人征信牌照,将最大限度弥补央行征信中心在个人信用信息领域的欠缺。

大数据征信的采集具有非常强的任意性或广泛性,比如个人在淘宝网上的购物习惯、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签合同的签约停顿时间等。这些行为特征与个人征信是否具有相关性?围绕金融借贷风险建立的央行金融征信系统,在金融借贷之外的商业信用服务领域能否发挥作用?这些问题涉及大数据个人征信信息的真实性、相关性、信息来源、信息质量等因素,颇为复杂。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金融创新研究院院长黄震表示,目前能够提供个人征信服务的权威机构,主要是央行征信中心及其下属的上海资信公司,但其服务对象为传统金融机构。当各家互联网借贷机构把客户信息看成自己的核心资产而不愿分享之时,就会造成“信息孤岛”,给不法借贷者以可乘之机。“如果有人在某平台借款不还,却不会在央行征信中心留下记录,就依然可以在其他多个平台进行借贷。”黄震说。

就概念而言,金融征信(包括但不限于个人征信)是我国信用体系建设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年-2020年)》列举了信用信息系统建设和应用的类别,包括行业信用信息系统建设、地方信用信息系统建设、征信系统建设、金融业统一征信平台建设等多个方面。发达国家信用体系遵循“社会―经济―金融”的发展规律,形成了三个层面的社会信用体系:社会诚信、经济信用、金融信用。我国信用体系建设跨越式发展,三类信用齐头并进。

央行在2017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货币政策需要更好平衡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去杠杆和防风险之间的关系。

金融征信、个人征信由于涉及金融安全,须接受严格的金融监管、严格的牌照管制。但商业领域的个人信用评分服务,比如,大数据的“用户画像”就属广义的征信范畴,适合市场化运作。显然,在大数据时代,信用体系建设更需市场机构的创新力量。

征信信息开放共享

本文由新蒲萄京棋牌下载发布于互联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市场化个人信用评分工具的“软约束”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